明智摄入不足

p5/LL/APH,请多指教!

[LWA][戴曼]糖果.

*OOC有
*CP感并不是很强

 
   在又一次助人为乐后,戴安娜得到了一颗糖果。

   “大姐姐,给你糖!”

   “啊……不用,你吃吧。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而已。”

   “我不缺糖吃!”

   “那我更不缺糖了。”

   “……你不拿走我就去追那个小偷让他拿刀架我脖子上再抢一次劫。”

   这……这算什么啊!小孩子就是幼稚。戴安娜心想拗不过这个小孩了,便轻叹一声收下了糖。那个小孩倒是非常开心,转身离开了她。

   当然,戴安娜一点也不想吃掉糖。把它扔到衣兜里就再也没管过。

   那再次注意到这颗糖是什么时候呢?——飞行课。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颗饱含孩童谢意的糖果可能只有洗衣服的时候才会被发现。奈何兜太浅,再加上戴安娜已经遗忘了它,于是这颗糖在它的主人飞行不到五秒时飞出了兜口。

   掉到哪里了?好巧不巧,先是砸到阿曼达的额头,再是反弹回了地面。

   *!

   阿曼达在心里暗骂一声,俯身将砸疼自己脑门的罪魁祸首寻了出来。

   耶?糖果?

   这一出整得阿曼达有点懵。听说过天上下猫猫狗狗的,没听过下糖的,而且就这么一颗。她愣是盯着糖盯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

   “阿曼达·奥尼尔,发什么呆呢,该你飞了!”

   老师的点名让阿曼达回过神来,情急之下只好剥开糖纸将糖含在嘴里。——还真挺甜的!
————
课后

   戴安娜无意间想起了那颗糖,却发现兜里没有了。
肯定是飞行课的时候丢了。……唉,可怜了那位小孩子的一番心意呀。

   她这么想着,将扫帚放回原处。当她一边思索着一边迈步在去教室的走廊时,恰巧撞见了阿曼达。

   “哟,优等生。早安。”

   ……她说话怎么像含了一口水一样?

   “早上好。你说话声音似乎不太对头。”

   阿曼达惊诧了一下。

   “你猜怎么着?天降糖果。”

   她生怕漏了馅,便匆匆结束了对话。

   糖果……原来掉你那里了!戴安娜立刻明白了这话的意思。

   “先别走!那个糖是不是有着白色包装纸?”

   “……你怎么知道?”

   “……那个糖是我的。”

   ——其实自己并不是太在意这个糖。……但那也是我的东西。

   ——果然不是天上掉的。但为什么她要带糖到学校?

   两人之间的氛围瞬间变得有些尴尬。沉默了一会儿,才有一方开口。

   “我改天再给你买就是了!”

   “那是别人送我的!”

   戴安娜难得地提高声音,这令阿曼达又一次诧异——看来这颗糖对她很重要啊。

   “嗯……那我再送你也算是‘别人送你’了嘛。反正你也不缺这个吧?”

   承诺的那一方竟显得有些愧疚,目光都开始飘忽不定。

   戴安娜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一时说不出话。她的蓝眸注视着阿曼达那双绿眼,又垂下目光想着怎么接话。

   “……随你便吧,我也不是很看重这颗糖。并希望你以后不要捡到什么都吃,你不觉得那样很像在乞讨吗?”

   阿曼达刚刚还以为戴安娜会感动至极地接受她的请求,没想到这都不忘嘲讽自己两句。好不容易酝酿的感情全付之东流,她也开始反讽戴安娜。

   “你……!我还想随你便呢,说的跟你就很高贵一样——哦,你是挺高贵的,名门望族的大小姐、老师眼中的魔法界希望不就是你吗!”

   戴安娜快气疯了,但她还不能展露出自己的情绪,只得扬长而去。阿曼达看到她这般举动倒是痛快,将嘴里融化的糖咽下了肚。

   哎呀,她们又开始闹别扭了。

[LWA][戴曼]Fire.

*设定为警察戴X纵火犯曼。世界观方面也略有变动,详细请见评论
*OOC有
*第一次写同人文…请多指教了!

  
     …真是棘手。

     烈焰将戴安娜锁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内。烁火截住了她的视线,浓烟令她窒息。但她不允许自己畏缩,还有无数被疏散的群众等待她将纵火犯逮捕。

     “哈,是你啊,卡文迪许。”

     一个有些粗犷的女音轻佻地问候戴安娜,哪怕被噼里啪啦的燃烧声所干扰也清晰可辨。

     ——是学生时代的那个吊车尾。

     她有些讶异。虽说奥尼尔以前确实偷过东西,但还不至于搞出这么大名堂。

    “是我。看来毕业后你仍然是老样子。”

    “切。”

     在这简短的应答后,阿曼达的身影逐渐映射在烈火上。戴安娜紧盯着这个有些模糊的影子,等待烟雾略薄时将对方一举击倒。不料倏忽之间,头顶掠过一阵风。等她侧身正想防备,却已经被阿曼达的魔杖瞄准。

     “火可真是犯罪的好朋友,连优等生都被骗了,是吧?”

      阿曼达压低身子,在戴安娜身后停下。她贴着戴安娜的耳朵,放轻声音:

     “是我赢了。”

     轻声细语者转眼就染上了戾气,火光反而凸显她笑容的狂妄。她大喝一声咒语,以为胜券在握。可戴安娜与生俱来的韧劲并没有罢休。

    “我也十分讨厌扰乱社会安定秩序的人。”

     身为警察的直觉令戴安娜在魔杖射出光束的那一刻倾侧身体避开攻击,趁微风拂来、黑烟再度浓郁时,她屏息藏匿在浓烟之后以暂且从阿曼达的视线中消失。阿曼达则对烟尘毫无防备,半眯着翠眸将眼前尘埃拨开。——该死,就不应该贸然出击。

     “我们审讯室再会吧!”

      紧接着一句铿锵有力的咒语响起,远处消防车的水管延伸至火焰旁,喷发出的水流因魔杖的操控而像雨水般落向火舌。当然,由于魔法其实并不是很人性化,所以阿曼达也被淋得全身湿透。

       以及受烟雾干扰,戴安娜铐住阿曼达时一不小心绊了她一跤。

      “真扫兴。”

      阿曼达一脸烦闷,嘴快撇得比鼻子高了。

     戴安娜拍掉衣襟沾染的灰,一如既往地以高傲的姿态站起。

    “我想你的主观感受等到了警局再说更有价值。”
  

刚才那条的扫描后原图
不混手写圈 只是写写玩 哪里不对还请指出!

手写 各种滤镜zZ 原图一会儿发
不混手写圈 只是写写玩 哪里不对还请指出!

一篇自戏zZ

-私人会面
-艾米丽皮

    与往常截然不同,褪下华美的长裙,而是着上鲜艳的橘红色运动服。随意地捏住金属拉锁,拉到胸前便停下动作——反正也不是什么正式的会见。将有着细长鞋跟的高跟鞋扔到鞋柜里,为运动鞋系上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可能有点松松垮垮的,没关系,开了我就再系就是!
    扶上泛着银光的把手,推开红杉色的木门,那位先生早已等待了许久。真笨!按个门铃就能让我知道你在这儿。迈出门槛合上木门,搭着他的肩膀表示欢迎。关门的时候我可没用太大的力气,最起码十一楼的夫人还没被我吵得抓着鸡毛掸子下楼。
  “来击个掌吧,来接受这个朝气蓬勃的国家!初次见面,我是艾米丽·琼斯,或者说,我是美.利.坚合.众.国。”
    “你又是哪位?”